网站首页 | 东方艺术名家领地18 | 书画名家风采 | 书画名家作品集 | 知名女艺术家风采 | 最新图闻 | 马国强专栏 | 翟丽芬专栏 | 陈洪丽贞专栏 | 王文甫专栏 | 刘懿专栏 | 余泽强专栏 | 刘少倩专栏 | 罗树辉专栏 | 王金本专栏 | 吴柏专栏 | 林承芳专栏 | 任伟专栏 | 五蕴金全专栏 | 连明远专栏 | 刘仕华专栏 | 磨山主人专栏 | 名家领地二
领地18动态 · 英国陆雅 · 书画艺术资讯
名家金全相关咨询
·某企业人员组织结构示意表. [1/18]
·给公司老板娘的六个建议 [1/18]
·咨询专家金全关于新区、开. [5/31]
·中西部开发区产业定位基本. [5/31]
·金全关于新城区发展战略定. [5/31]
·金全设备点检咨询项目交付. [5/11]
·金全设备点检咨询项目计划. [5/11]
·金全冷轧厂设备点检(TPM). [5/11]
·咨询专家金全关于培训评估. [5/9]
·咨询专家金全谈一个成功餐. [5/9]
·咨询专家金全餐饮娱乐企业. [5/9]
·咨询专家金全电子垃圾咨询. [5/9]
·咨询专家金全关于电子垃圾. [5/9]
·咨询专家金全关于电子垃圾. [5/9]
·咨询专家金全关于薪酬管理. [5/9]
·咨询专家金全销售人员业绩. [5/8]
·金全咨询物流信息系统的作. [4/13]
·金全咨询某房产公司流程优. [4/13]
·金全咨询某工商银行分行企. [4/13]
·金全咨询某品牌麻将桌谈判. [4/13]
本站最新图闻
·知名作家孙其昌笔下的肥子国【千古送吉祥】
·香江资讯网顾问:木子小姐诗歌《诗人和树》
·热烈祝贺 张立萍 荣获 【名师名家名人坛】 人气王
·热烈祝贺 周国胜 顾振乐 孙宝根 荣获 【名师名家名人坛】 最佳人气奖
·热 烈 祝 贺 张立萍 周国胜 顾振乐 孙宝根 黄汉然 邓 瑛 胡金全 殷 雷 陈 强 赵 军 荣获 【名师名家名人坛】 中华正气文化艺术形象大使
·祝贺尹德灿在香港国际名联诗书画展中获得诗歌创作铜奖
·热烈祝贺胡伟彬获得国家一级工艺美术师
·银瓷之恋开发者-胡伟彬
·英国陆雅签约工艺美术师-胡伟彬
·银瓷之恋开发者-胡伟彬
>> 当前位置:首页 > 东方艺术名家领地18 > 书画艺术资讯
书画艺术美学历史2
更新时间:2014-9-22 11:49:53    浏览次数:872
魏晋正式提出了 " 意在笔先 " 说 , 并使之得到充分的强调和发展。卫铄首先提出 " 意前笔后 " 的观点 , 王羲之进一步充分阐发之。 此说强调作书之前要有理性的艺术构思 , 讲求用笔、结体布局上的预先安排 , 使书法作品表现丰富多样的 " 笔意 " 一一线条所蕴含的特殊审美" 意味 " 。他们要求意法统一、心手结合 , 反对 " 心手不齐 ", 主张艺术构思与艺术传达的有机统一。 相对说来 , 魏晋也是一个开始对技术、形式规律进行全面探讨的时代。重视艺术技巧是其时代风尚, 书法家们争相竞比艺术之高低。 此时已将 " 天然 " 与 " 功夫 " 作为一对重要的书法鉴赏、批评的审美范畴和艺术标准。但人们谈论得更多、更重视的还是 " 功夫 ", 认为 " 功夫少 , 自任多 , 未得尽其妙 "( 王僧虔〈论书〉 )," 本领者将军也"," 本领为先 "( 王羲之〈笔势论十二章〉 ) 。在这种推崇功夫、技巧、法度的时代潮流中,人们不断地探索书法艺术技法、形式规律 , 从而总结出一系列笔法、章法、墨法。 他们提出 " 每作一波 , 常三过折笔 " 。用笔 " 隐锋而为之"( 王羲之〈题卫夫人〈笔阵图〉后〉 ), “两字合体 , 并不宜阔 , 重不宜长 , 单不宜小 , 复不宜大”( 〈笔势论十二章〉 )," 少墨浮涩、多墨笨钝 "( 萧衍〈古今书人优劣评〉 ) 等诸多观点 , 充分体现了人们对艺术技巧的熟练把握程度。这种崇尚技巧、 注重法度、讲求功夫的审美风尚 , 直接导向了唐代之 " 尚法 " 思潮。 唐代 , 是中国古代书法美学发展的第二个高峰。人们论书往往 " 晋唐 " 并称 , 它既是第一阶段书法美学之集大成的总结阶段 , 又是由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之过渡期。 从 " 中和 " 美理想的发展看 , 魏晋达到了 " 中和 " 美之极致 , 到了唐代 ( 特别是初唐 ), 人们对晋人书风 ,王蒙之书法推崇至极 , 并从理论上对 " 中和 " 美思想进行了较全面的阐发。此时不像魏晋那样更侧重在形式结构上论述 , 而是从外在形式到内在情感 , 从作品形态到创作心境诸多方面进行探讨。他们要求 " 四面停匀 , 八边具备 , 短长合度 , 粗细折中 "( 欧阳询〈八诀〉 ), 主张 " 神气冲和 "( 李世民〈指意〉 )," 绝虑凝神 , 心正气和 "( 虞世南〈笔髓论〉 ), 唐代这种 " 中和 " 美理想的代表是孙过庭。他推崇王羲之 , 提倡 " 志气和平 , 不激不厉 "( 〈书谱〉 ) 的美 , 他探讨了一系列具有辩证因素的形式美范畴 , 强调各形式美因素和谐统一。在艺术上体现这种 " 中和 "美 理想的是初唐的虞世南、欧阳询、褚遂良和薛稷。他们在继承晋人书风的基础上 , 更强调了一种平衡的美、秩序的美。 上面谈的是一种更典型的 " 中和 " 美 , 它是晋人 " 中和 " 之美的延续 , 唐代书风的特色不在这里 , 其时代的主导审美理想是一种雄强劲健的阳刚之美 , 这是时代之主旋律。唐代国势强盛 , 人的精神气度日益博大 , 书法由崇尚清淡的魏晋门阀转到了唐代之地主官僚大政治家手中 , 创作主体之情感力量远胜晋人 , 随着佛教的传入 , 庙宇的修建 ,立碑之风大兴 , 这种立在庄严肃穆的庙堂之中的碑刻 , 要求一种浑厚雄健的书法风格 , 这些都促使唐代壮美理想的兴盛发展。唐代进一步提倡 " 骨 " 、 " 骨体 " 、 " 骨气 " 、 " 骨力 ", 追求 " 丈夫之气 " 。唐之 " 骨 ", 已非晋人萧散清逸之骨 , 而是劲健之骨力 , 雄强之骨势 , 他们崇尚 " 锋健 " 、 " 雄媚 " 、 " 险峻 " 、 " 瘦硬 " 等不同风格的壮美 , 唐代壮美理想在张怀瓘的美学思想中得到集中体现。与孙过庭不同 , 他更推重具有壮美特色的王献之 ,认为大王 " 有女郎才 , 无丈夫气 "( 〈书议〉 ), 而小王 " 则若惊风拔树 , 大力移山 "( 〈书断〉 ) 。他崇尚一种以气势胜、具有 " 骇目惊心 " 效果的阳刚之美。当然 , 他崇尚的壮美 , 不同于后来兴起的 " 狂狷" 之美 , 他还要求" 壮 " 而不狂 , 有力而不露棱角。在艺术上 , 颜真卿和张旭是唐代壮美理想之典型代表 , 颜之雄强 , 张之飞扬 , 表现了不同风格的阳刚之美。 唐代也是一个以 " 尚法 " 为时代特色的发展阶段。后人以唐 " 尚法 ", 区别于晋之 " 尚韵 " 和宋之 " 尚意 "。当时 , 整个艺术领域都有一种建立法度的要求 , 书法美学从魏晋开始 , 便一直在寻找规律 , 探索法则 , 到了唐 ,规律得到了确立 , 楷书形式得到了最后定形 , 还为后世提供了几种范型 : 虞之凝炼、欧之严谨、褚之疏朗、颜之雄强、柳之劲挺。可以说 , 从唐以后 , 人们一方面在学习、遵循唐法 , 一方面又在摆脱、反叛唐法。唐代书法美学充分强调了 " 法 " 的重要审美地位 , 认为 " 意在笔前 , 笔居心后 , 皆须存用笔法 "( 韩方明 〈授笔要说〉 ) 。孙过庭〈书谱〉所探讨的一个中心问题便是如何学习、掌握书法艺术的技巧、规律。他强调 " 思通楷则 " 、 " 学成规矩",反对 " 任笔为体 " 、 " 心昏拟效之方 , 手迷挥运之理 " 。在 " 尚法 " 思潮 中 , 唐代不断地探究法则、规律 ,总结出一系列笔法、章法 , 出现了欧阳询《三十六法》、李世民《笔法诀》、张怀瓘《论用笔十法》等诸多探讨、规定法度的理论著作。在这种尚法的审美理想指导下 , 对魏晋书风之学习 , 对王羲之的崇拜 , 也被纳入法的规范之中。因而 , 虽然初唐诸家延袭王字书风 , 但王字那种形神兼备、自然洒脱、 以 " 韵 " 胜的书法境界 , 在他们手中则变成一种以理性胜的、法度规范之中的端严峻整、平齐一律的风貌。 " 有法 " 与 " 有意 " 是密切相关的 , 二者都是出于一种理性、理智的要求 , 注重法度规范 , 必然强调 " 意在笔先 " 的艺术构思 , 按笔法、章法、墨法预想字形、布局, 主张冷静的理性的创作态度。他们要求在理性规范中达到意法统一 , " 心手双畅 " 的境界。 作为第一阶段书法美学之总结 , 唐代对汉魏以来关于取法自然、状物象形 , 以形为主的思想作了全面的阐发 , 他们进一步就 " 象 " 、 " 气象 " 、 " 相 " 的特征及书法艺术的造型规律等方面进行了论述 , 张怀瓘提出了 " 无物之象 " 和 " 囊括万殊 , 裁成一相 " 说。 唐代更注重从自然事物之中概括、抽取美的客观规律、法则 , 而不单纯象过去那样重在状物象形方面。他们要求 " 于天地山川 , 得方圆流峙之常; 于日月星辰 , 得经纬昭回之度 "( 李阳冰〈上采访李大夫书〉 ) ,通过自然形象去把握“常” 、“度” 等审美规律,进而运用到书法创作之中。 到了唐代 , 对抒情本质功能的认识 , 有了更大的发展 , 此时已开始真正接触到书法抒发情感、 以情为结构中心的本质特性。孙过庭强调 " 达其情性 , 形其哀乐 "( 〈书谱〉 ), 张怀瓘要求 "或寄以骋纵横之志 , 或托以散郁结之怀"( 〈书议〉 ), 并探讨了 " 摽拔志气 , 黼藻情灵 "( 〈书断〉 ) 的感染作用。在这种思想的发展中 , 韩愈具有特殊的重要地位。他更把抒情表现看作最根本的艺术功能 , 他以张旭草书为例,强调于 " 草书 " 中寄寓抒发 " 喜怒窘穷 "等复杂变化的情感 , 主张 " 有动于心 " 、 " 情炎于中 "( 〈送高闲上人序〉 ) 。他已把重点放在艺术家内心的情感动力之上。他的抒情说 , 成为第二阶段以情为主的审美思潮的主要源头。 情感因素的日益增强 , 导致了书法美学中重 " 神 ", 强调 " 无意 " 、 " 无法 " 、推崇 " 天资 "、张扬天才倾向的产生和发展。在这个思潮中 , 张怀瓘是一个代表人物 , 构成了向后期美学思想转变的重要过渡环节。如果说 , 从王僧虔到孙过庭 , 是在情理统一的审美理想指导下 , 强调 " 以形传神 ", 要求形神兼备 , 那么 , 张怀瓘则是在重情的审美理想支配下 , 开创了一个遗貌取神、 " 唯观神彩 , 不见字形 "( 〈文字论〉 ) 的审美风气 , 导引了后来占主导地位的重神轻形思想的兴起。他主张 " 风神骨气者居上 "( 〈书议〉 ), 推崇 " 以意写之 , 不在形似 " 的草书 , 建立了以 " 神 " 为最高标准的 " 神、妙、能 " 三格品评说。以重情、尚神思想为指导 , 张怀瓘强调不拘理性法则的天才、 灵感 , 讲求 " 无意 " 、 " 无法 " 的创作精神 , 推崇 " 天然第一 " 、 " 有天才 " 、 " 天纵颖异 " 的书法家。主张“先禀于天然”(〈文字论〉 ) 、 " 先其天性 , 后其习学 "( 〈书议〉 ) 。他提出 " 兴会 " 、 " 神会 "说 , 讲求即兴式的灵感 , 反对受 " 意在笔先 " 说的局限。从艺术上看 , 张旭和怀素的书法创作体现了这种以灵感胜、天然胜的审美境界。他们不假思索 , 不受理智约束 , 在酒后迷狂般的状态中肆意挥洒 , 尽情书写。 不过 , 他们又不同于第二阶段的 " 狂草 " 派 , 旭、素的狂草还是狂而不乱法度的 , 正所谓 " 张颠不颠 "。 他们是在熟练掌握技巧、法度的基础上达到 " 从心所欲不逾矩 " 的自由境界。但毕竟这已不是以前那种秉笔静思式的 " 心正气和 " 之作 ,而是激情奔涌的随意而为的天才之举。 唐代这种以情胜的重神、无意、无法、天才的审美思想在第二阶段发扬光大 , 成为主导的、占统治地位的艺术、美学潮流。 第二阶段∶宋代至明代的书法美学 从宋代开始 , 古代书法美学进入了第二阶段 , 审美意识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 , 情理统一、以理为主的审美原则被突破 , 情感因素占居了主导地位。以情为主 , 重主观 , 尚个性,成为此阶段的总体特征。此阶段着重从人的角度、从内在精神的表现上探讨书法艺术的审美本质 , 强调创作主体之人品、学养 , 突出地发展了 " 书如其 人 " 说。人们重神轻形 , 追求 " 韵 " 、 " 趣 " 、 " 味 " 等内在精神意味之表现。在意与法、天资与功夫的关系上 , 更重无意、无法、天资 , 反对拘泥法度规范 , 力求个人意趣的自由抒发。从美的理想的发展看 , 出现了与第一阶段刚柔相济的 " 中和 " 美及阳刚之美不同的两种倾向。其一是崇尚阴柔之美 , 这里又表现为两种形态∶一种追求淡逸、 超脱的优美境界,它把以前那种侧重外在骨势的壮美理想转向内在韵味的追求 , 尚简淡 , 力求表现淡泊、飘逸的审美情趣;另一种追求娇媚柔婉的优美之态 , 它更倾向于把淡泊超脱的胸怀寄托在纯形式美的玩味之上。其二 , 出现了具有 " 丑 " 的因素的反和谐的 " 狂狷 " 之美的倾向。随着情感、个性力量的日益强大 , 突破了过去那种更侧重理性规范的 " 中和 " 美理想 , 摆脱了形式美规范 , 以不平和、不稳定、狂怪怒张的书法境界肆意抒发富于个性的激越的情怀。 宋代 , 是中国古代书法美学发展进程中一个转折点 , 它标志着第二阶段重情感、重主观、重个性的美学思潮的兴起, 同时又是这个思潮的发展高峰。 " 尚意 " 一一重个人意趣之自由抒发 , 成为时代的基本风貌。宋代一方面封建理学兴起 , 另一方面文人知识分 子的自我意识则更加觉醒。如果说 , 在唐以前,儒、道、释哲学尚能使文人们找到某种精神寄托 , 而宋以后占统治地位的 " 存天理 , 灭人欲 " 的程朱理学则成为文人们的精神桎梏。他们力求摆脱封建伦理的束缚 , 张扬个性自由 , 沉浸于各种生活爱好之中。人的心情意绪成了宋代美学、艺术的主题 , 书法更是摆脱世事烦恼、达到自我完善的审美手段。加之宋代帖学大兴 , 帖比碑更具个性和自由特色。片纸只笺 , 随意挥洒 , 不必像唐碑那样拘泥客观、共性的法度。这促使宋代书法美学围绕 " 尚意 " 中心得以充分展开。 宋代极力强调书法艺术抒情表现的本质功能、主张 " 忧愁不平气 , 一寓笔所聘 "( 苏轼〈送参寥师〉 ) 。在书法作品中寄寓、表现丰富复杂的情感。宋代对抒情功能探讨的一个突出特点 , 便是强调其个人遣兴抒怀、自得其乐的审美功能。主张 " 乐其心 " 、 " 学书为乐 " 、 " 学书消日 "( 欧阳修〈试笔〉 ), 讲求 " 自乐于一时 , 聊寓其心 "(苏轼〈题笔阵图〉 ) 。宋代大力提倡 " 书如其人 " 说 , 强调 " 书有工拙 , 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乱 "( 苏轼〈论书〉 ) 。并把人品作为评书的重要标准 ," 苟非其人 , 虽工而不贵也 "( 〈宋苏轼论唐六家书〉 ) 。因而宋代特别注重艺术家的 " 人品 ", 强调人格修养 , 要求 " 人品高 " 、" 胸次 " 过人。他们推重学养 , 提倡 " 书卷气 "、" 学问文章之气 " 。 在形神关系上 , 宋代突出了 " 神 " 的审美地位 , 并提出了一系列新的审美概念 , 丰富和深化了 " 神 " 的审美意义。黄庭坚主张 " 凡书画当观韵 "( 〈题摹燕郭尚父图〉 ) 。蔡襄讲求 " 风韵 ", 姜白石提出 " 风神 " 说 , 赵构讲求 " 真味 " 。他们进一步提出了 " 得意忘形 " 的主张 , 认为 " 唯取神气为佳 "( 蔡襄 ) , 强调 " 入神 "、 " 神似 "。 宋代所崇尚 , 追求的 " 韵 " 、 " 味" 等等 , 主要是一种 " 萧散简远 " 、 " 虚淡 " 、 " 疏淡 " 的审美意味。他们提倡 " 妙在笔墨之外 " 的优美意境 , 主张 " 发纤秾于简古 , 寄至味于檐泊 "( 〈苏东坡集〉 ) 。这种审美追求同第一阶段对 " 骨 " 、 " 势 " 、 " 力 " 的推崇不同。一是由外在的 " 形 " 向内在的 " 神 " 的侧重点的转移。 " 骨 " 、 " 势 " 、 " 力 " 更主要体现在外在形态上的审美效果 , 而 " 韵 " 、 " 味 " 等更倾向于重在内心体验的情感意味。二是由壮美理想向优美理想的转变。 " 骨 " 、 " 势 " 、 " 力 " 更是一种雄强劲挺的阳刚之美。而" 韵 " 、 " 味 " 则是以简淡清远为特征的阴柔之美。这与帖学大兴分不开。相对说来 , 帖流便自如 , 易于表现洒脱萧散的审美境界。这种重萧散之韵、疏淡之味的思想 , 导引了第二阶段优美理想的发展。 由于重情感、个性 , 强调个人意趣之自由抒发 , 所以宋代大力提倡艺术创作活动之 " 无意 " 、 " 无法 " 的一面, 要求摆脱理性规范、 法度原则的束缚。张扬天才 , 追求 " 意造本无法 "( 苏轼 ) 、 " 随手写去 "( 钱泳〈书学〉评苏轼语 ) 的天然境界。他们反对 " 刻意 ", 排斥 " 意在笔先 " 的艺术构思 , 理性思维 , 讲求 " 无意 " 的感性灵感 , 认为书 " 无刻意作乃佳 "( 米芾〈海岳名言〉 ) 。倡导 " 兴来一挥百纸尽 "( 苏轼〈石苍舒醉墨堂〉 ) 的创作方式。他们要打破前人法规 , 尤其是唐法 , 追求 " 活法 " 。认为 " 自出新意 , 不践古人 , 是一快也 "( 苏轼 〈论书〉 ) 。 " 随人作计终后人 , 自成一家始逼真 "( 〈山谷题跋·题乐毅论后〉 ) 。宋代人不像以前那样注重笔墨功夫, 他们但求畅意 , 不计工拙 , 强调性灵、天资,不拘技巧、功夫如何 , 认为 " 万事以心为本 , 未有心至而力不能至者 "," 苟能通其意 , 尝谓不学可 "( 苏轼 ) 。在他们看来,只有无意于工,率意写去,才能达到自然天成的境界,表现出真切的个性。 宋人以个人意趣为主 , 唯情是尊 , 但求遣兴畅怀 , 任凭情感之波随意泄流 , 不计工拙 , 因而也不避讳 " 丑 "的因素。不拘泥形式美的规律 , 冲破了平和安稳的 " 中和 " 美原则 , 表现了反和谐、不平正、具有 " 丑 " 的因素的" 欹侧怒张 " 的审美境界。苏、黄、米书具有 " 欹侧怒张之势 " 。 " 欹侧怒张 ", 是宋书的突出特点。所谓欹势 ,在晋、 唐也有。但晋之欹势以 " 韵 " 胜 , 含蓄委婉。唐之欹势以 " 法 " 胜 , 循规蹈矩。而宋之欹势则以 " 意 "胜,锋芒毕露。 它不但 " 欹侧 ", 更在 " 怒张 " 。可以说 , 这是以情胜美的表现。如果说晋唐是以美的形式胜 , 那么宋则以情感内容胜。这是情感溢出形式 , 与晋唐情感统一于形式、服从形式美规范是不同的。他们不仅在艺术表现上不忌讳 " 丑 ", 而且更在理论上肯定 " 丑 " 的审美功能。苏轼认为 ," 貌妍容有颦 , 璧美何妨椭 " 、 " 吾闻古书法, 守骏莫如跛 "( 〈和子由论书诗〉 ) 。黄庭坚还为苏轼之 " 病笔 " 辩解说 :" 虽其病处 , 乃自成娇 " 。 " 椭 "、 " 跛 " 、 " 病", 不合形式美规范 , 是 " 丑 ", 但它们有助于个性之充分表现,创造天真稚拙的艺术境界 , 因而更受重视。宋人这种尚个性表现、不忌丑怪的倾向 , 导向了明代尚 " 丑 " 的浪漫思潮。不过,宋人之 " 丑 ", 尚是美中之 " 丑 "," 丑 " 还未占居主导地位 , 而明人之 " 丑 ", 则更是以丑为美 , 丑胜于美。 元代 , 其书法美学的主导倾向是崇尚阴柔之美。他们追求冲和之趣、秀润之姿、妍媚之态 , 后人说 " 元明尚态 "。此 " 态 " 主要是一种形式上的优美之态。元代大部分汉族知识分子 ( 尤其是江南士人 )被迫放弃学优致仕之路 , 即使在怀柔政策下被招到宫中的文人 , 也如笼中之鸟 , 不得自由。他们心怀不满 , 又无力反抗 , 只好埋头于艺术之中 ,缅怀古代艺术 , 在纯形式美的玩味之中寄寓超脱之情怀。因而 , 元人书法艺术和美学的发展 , 一方面是宋代情趣化趋势的延续 , 一方面又是发愤昂扬之情的淡化。宋人那种书生意气式的郁勃奔放之情 , 到这时已经逐渐消逝 , 代之而起的是对冲和之趣的向往、对安闲静谧境界的追求。他们把一腔超尘脱俗的淡逸情怀 , 化作对完美纯熟的艺术技巧和纯形式美的探求和崇尚。它是以向晋人复归为旗号的 , 因而有人说元代是复古的时代。但它已失去了晋人那种 " 骨 " 、 "力 ", 因而比起晋人那种刚柔相济、柔中含刚的 " 中和 " 之美 , 它更是一种以阴柔胜的美。赵孟頫是这种审美理想的典型代表。他的艺术心灵 , 可用一 " 清 " 字概括。他身在富贵之所 , 而心在江湖 , 具有一种隐逸性格 , 崇尚 " 清幽 " 、 " 清新 " 、 " 清妍 " 、 " 清远 " 的境界 , 讲求 " 清气 " 、 " 清淑气 "。他追求艺术技巧、形式的尽善尽美 , 在一种被后人称为过于 " 妍媚 " 的书法形态中,寄寓自己的 " 清淑 " 襟怀。他的书法 " 温润闲雅 "," 妍媚纤柔 ", 极大地影响了元明两代书风。 在书法艺术本质、规律的探讨上 , 元代对宋代以来尚情、重人品、重神韵等思想有一定阐发。郝经提出 " 书以人品为本 " 、 " 书法即心法 "( 〈临川集〉 ) 的主张 , 集中论述并发展了 " 书如其人 " 说 , 成为宋人到明代项穆之 "人正则书正 " 说之间的重要中介环节。陈绎曾论述了情感与形式的审美对应关系 , 认为 " 喜则气和而字舒 , 怒 则气粗而字险 , 哀则气郁而字敛 , 乐则气平而字丽。情有重轻 , 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 , 变化无穷 "( 〈翰林要诀〉) 。郝经提出了 " 神在意存 " 说 , 提倡 " 尽为自然造化 , 不复有笔墨 , 神在意存 "( 〈临川集〉 ) 的书法创作。盛熙明提出了 " 精神融会 " 、 " 风神超逸 " 的审美要求 ( 〈元盛熙明论书〉 ) 。元代首次在书法美学中提出了 "无法之法 " 的概念 ( 郑构〈衍极〉 ) 。追求 " 心手相忘 , 纵意所如 , 不知书之 为我 , 我之为书 "( 郝经〈临川集〉 ) 的自由境界。 明代 , 把有宋以来重主观抒情、张扬个性的审美倾向发展到了极致 , 出现了唯情、唯个性是尊 , 以 " 丑 " 为审美对象的浪漫洪流。 明代资本主义萌芽 , 市民文化兴起 , 以李贽为代表的 " 异端 " 思想极大地冲击了维护封建统治的程朱理学。他的 " 童心说 " 引导了艺术上浪漫思潮的兴起。文学中之 " 公安派 " 强调 " 独抒性灵 " 。戏剧中之汤显祖要求 " 以情胜理 " 。正统的 " 中和 " 原则被冲破。情理统一、以理辖情的审美结构趋于解体。这种浪漫思潮在书法中的表现 , 便是以 " 狂草 " 派为代表的 " 尚丑 " 倾向。 他们鼓吹个性 , 追求自由 , 不拘法度 , 抛弃了形式美规范。不避丑怪 , 甚至力求丑怪。笔墨随情感激流肆意挥洒 , 追求一种不和谐的、惊骇人心的、蓬头 面的 " 狂狷 "之美。这不是狭义的 " 美 ", 而是广义的美所包括的 " 崇高 " 。它以 " 丑 " 为主要因素 , 以对立、冲突、不和谐为本质特征。这是内容压倒形式 ( 美的形式 ), 情感压倒美。


领地18热点图闻
·金全与齐路通少将、盛重庆台长合影留念
·书画名家余泽强
·名家金全水墨画-翠竹
·中国书画名家马国强
·签约艺术家-李青玉
·书画名家翟丽芬
·中国女书画家胡晓华
·签约书法家-何煜
·中国书法名家王金本作品
·中国女书画家陈洪丽贞
·金全与润湘之饭店董事熊贻安交流
·书画家彭宏昌-英国陆雅高级艺术顾问
·中国女书画家翟丽芬
·中央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席-2014-798感叹号王阔海水墨艺术邀请展顺利开幕

版权所有(c) 2009-20016领地18-东方艺术名家领地常年法律顾问:王印强律师,李春律师

领地18站长QQ:2819073805